博文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长歌行 > 五十一到六十一

五十一到六十一

 热门推荐:
    [第五十一章]

    大可汗派来的的上使等了十天都没见到阿史那隼,此时的阿史那隼还在从契丹赶往大营的路上。穆金替阿史那隼隐瞒,说他去游猎了。

    距离阿史那隼与他约定的日期还剩三天,等到最后一天,阿史那隼仍没有回来。

    突厥上使失了耐性,任凭穆金说什么都不听,铁了心要回去禀报大可汗,按抗令论处阿史那隼。穆金让人取来刀弓,他必须要拦住这人。

    阿史那隼跟亚罗还要经过一片草甸,日落前才能到大营。如果不是伽塔设拖拖拉拉的,他们早就到了。

    就在这时,从远处跑来两匹马,后面那匹马上的人是穆金。阿史那隼以为穆金在捉贼,一拳把突厥上使击飞在地。

    回到大营之后,阿史那隼没急着想这军令该怎么应对,反倒是让穆金先教他写几个汉字,他要给长歌写信。

    秦老带着颉利发的回礼返回了薛延陀,长歌留在回纥陪伴老夫人,这几日老夫人教长歌做针线,还与长歌说起自己女儿的事。

    [第五十二章]

    阿史那隼让亚罗去给长歌送信,雁行门在辞邑的客栈已经没了,只有亚罗才能找到他们在长安的落脚点,更何况,亚罗还有他们给伪造的身份文碟。

    自打南迁开始,亚罗前前后后已经送了许多次信,莫非这次是什么紧急军情。

    阿史那隼咳了一声没说话,穆金拍拍亚罗的肩膀叮嘱道,这封信很重要,必须送到。

    只是在走之前,需要把伽塔设解决掉。

    阿史那隼替他叫倒霉,要是没在契丹撞上他,也不至于要死。他让亚罗给伽塔设吃顿好的,等人睡迷瞪了再动手。

    穆金之前劝过阿史那隼,不要用杀人来解决问题。看来这次,阿史那隼是真遇到了不少事。

    阿史那隼把自己在契丹的经历,一五一十告诉了穆金。

    总之,他怕给他叔咄罗首领麻烦,就把伽塔设这个烫手山芋带回来了。

    穆金有些生气,人家当他是侄子么?就这么傻不愣登被赶了出来,自己还扛个大麻烦。

    再者说,老首领的死,对谁来说都有好处,咄罗跟这件事有没有关系还两说呢。

    阿史那隼这人天生重情,别人对他好,他就恨不得掏心掏肺,更何况那是他在这世上唯一的血亲。

    亚罗没能解决掉伽塔设。

    伽塔设说,他跟大可汗派来送军令的上使认识。那上使已经走了,伽塔设的话不知道是真是假。

    如果他说的是真话,他失踪大可汗肯定能查到这儿。如果说的是假话,那就说明伽塔设已经洞悉了他们的杀心,放他回去,他一定会跟大可汗禀明一切。

    阿史那隼让穆金把他放了,准备清点人马,牙帐会兵。

    如果伽塔设说的是真话,那他未必就起了疑心。如果是假话,他一时半会也不能肯定和大可汗有没有关系。

    阿史那隼跟伽塔设说过,他去契丹,是奉大可汗之命秘密行事的。

    罗十八眼瞧着长歌手上的“千疮百孔”,有些不忍。她的主公聪明有智慧,但于针线上着实是短板。

    罗十八对长歌说,秦老临走前嘱咐,若“兴唐”二字不改,切不可轻易相认。毕竟她日日与自己的祖母相处,秦老是怕自己会陷入两难。

    最近,颉利发时常听到老夫人的帐中传来笑声。婢女说是老夫人在教长歌做针线活,长歌说些南边的风俗趣事逗老夫人开心。

    除此之外,她还问了一些郡主生前的事。

    见颉利发要生气,婢女瑟瑟发抖道,长歌可能是被他吓到了,想知道究竟。而且长歌看老夫人的眼中一片孺慕之情,不像是假的。

    颉利发赏赐了长歌许多小玩意儿,说是老夫人和她在一起很开心。

    颉利发问秦老什么时候回来,长歌回道,这次没有货物拖累,再有十来日应该就到了。

    此时有士兵来报,大可汗又派了使臣来,让他们罢兵称臣。颉利发命他把突厥使臣砍了,把头送回去。

    士兵吞吞吐吐半晌,说他的长姐在大可汗手里。颉利发想去看个究竟。

    长歌阻止了颉利发。

    大可汗与他打了这么久,若是真的,怎么会现在才提出来。

    听长歌这么说,颉利发忽然像变了个人一般,方才的慌乱立马消失不见了。

    长歌这才意识到她中计了,根本没有什么突厥使臣,只不过是颉利发为拆穿她故意设的幌子。

    罗十八想要硬闯进来,被长歌斥住。她在此刻所露出的杀伐决断地眼神,已经彻底出卖了她。

    面对颉利发的质问,长歌无话可说。

    颉利发在长歌的毡车里发现了一支步摇。

    这支步摇,他八岁那年师从大匠作。本想造一对步摇给他的长姐做生辰贺礼,才刚造完一支,她就要被送走当突厥可汗的妾了。

    他追着马车跑了许久,才把这一支步摇塞到长姐的手中,之后便传来她殁于乱军之中的消息。

    而这支步摇,现在完好无损的出现长歌这里。

    颉利发想把这支步摇带走,长歌说,这是她娘留给下来最后的东西。

    [第五十三章]

    婢女将此事禀报给了老夫人,牵扯到已故郡主的血脉,这就不单单是对外的事情了。

    老夫人问长歌,能否说说她的音容样貌,长歌所说与老夫人的长女一般无二。长歌隐瞒了自己部□□世,只说她的父亲原是隋军中一名校尉,从战场上救下她的母亲,他们感情很好,她娘一世无忧。

    当秦老与夷男俟斤到达回纥的时候,长歌已经是郡主了。虽然在秦老意料之中,但还是不免有些感慨。

    现在西突厥出了些状况,夷男俟斤想摆脱他们的统治,北迁回自己的祖居之地。

    眼下当务之急便是与回纥联军,击退东突厥,结束突厥对漠北的统治。

    对此,薛延陀的条件是让回纥退还薛延陀的祖居之地。薛延陀西迁后,回纥已据为己有十几载。

    其实夷男俟斤这个条件,对结盟不会有什么影响,颉利发急于把薛延陀绑上战车,夷男俟斤也明白。此役若不能得胜,一切免谈。

    所以在战前他们不仅不会翻脸,还会心照不宣的把漠北各族都驱进此役。

    长歌的决定是,逼突厥退出漠北,此役,战。

    [第五十四章]

    图伽再次见到长歌,得知她是回纥的郡主,如今寻到亲人很是替她开心。

    长歌每每见到图伽展露无忧无虑的笑颜,总会想到弥弥古丽。她也是族长的女儿,若没遭遇战乱,应该也和图伽一样。

    长歌对图伽说,弥弥古丽全族都死于另一部族的分地之争。突厥打来,两族活着的女人都做了奴隶。

    图伽十分不解,若两兄弟有争执,不是应该打跑了外人再动手吗?

    夷男俟斤的条件是回纥要退让土地,长歌通过夷男女儿和老夫人来讲弥弥的故事,正是因为知道颉利发和夷男俟斤之间迟早会有一场厮杀。

    现在他们争个头破血流也没用,在打赢突厥之前,这些都是颉利可汗的。打赢之后,自然是力强者多得,力弱者少得,乏力者无得。

    长安东郊,赵家铺。

    亚罗带着阿史那隼的信件千里迢迢来到长安,绪风说她不在长安,已经去了西域。绪风不想让亚罗去找长歌,一突厥人在薛延陀满地找雁行门的头儿,这得给长歌找多大的麻烦。

    亚罗实诚,来的时候穆金说了,必须要拿到长歌的回信他才能回去。

    绪风只好派最快的驿夫去给长歌送信,等拿到回信再让亚罗离开。

    大可汗已经年迈,阿史那社尔是小可汗,将来可汗之位自然是他的。

    他从小就将阿史那隼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如果阿史那隼能向他俯首听命,也不是不能给他一条活路。

    只可惜他给过机会了,但阿史那隼不要。

    正如亚罗所说,大可汗对阿史那隼并不好。

    小时候,阿史那隼觉得如果有什么事情做不到,那就是他不够拼命。时至今日才发现,原来拼了命也做不到的事情这么多。

    [第五十五章]

    义成公主与锦瑟夫人筹谋已久,她们想等大可汗与回纥薛延陀拼个元气大伤,你死我活之际,夺了牙帐以逸待劳。

    等阿史那社尔坐上可汗之位,便率军南下,助义成公主兴复大隋江山。

    锦瑟夫人告诉阿史那隼社尔,那位去阿史那隼大营传令的令使,有人听他酒后提起,在阿史那隼那儿见到了去契丹催贡的使节伽塔设。

    夷男俟斤的大军已经过来了,驻扎在南边二十里外。这次打赢之后,薛延陀会和回纥生活在一起,他们也不用再上交岁贡给突厥了。

    长歌陪颉利发前去会兵,此次对战突厥,颉利发亲征,点兵七万。加上夷男俟斤的三万,其余小部族加起来两万左右。

    颉利发这么自信,除了他本身骁勇善战,还有一点就是,突厥可汗很喜欢占便宜。

    颉利发想用自己作饵吊大可汗上钩,由秦老留在这边替他督军。

    秦老还自谦他只是个普通小老儿,小部族那几个一见面就要杀对方全家的家伙,都能被他游说到一块儿去,已经很不简单了。

    夷男俟斤不禁抱怨,他辛辛苦苦养出来的商队,倒变成了回纥颉利发的亲戚。

    突厥大可汗重利,信胡商。这些年早惹得许多首领不满,私下离心者众多。

    大军开拨在即,见阿史那隼心事重重的样子,穆金劝他别想太多,毕竟他是大可汗为数不多能用的,且最利的一把刀了。

    阿史那隼起身去向大可汗敬酒,却在转身之际看到了那个去契丹催贡的胖子,进了大可汗的毡车。

    [第五十六章]

    伽塔设连夜赶来对大可汗禀报,他奉命出使契丹,在那里遇见了乔装打扮的阿史那隼,看起来于当地契丹人颇为亲近。

    大可汗命人将阿史那隼叫进来,值夜的士兵来报说,阿史那隼已经打马回了鹰师大营。

    大可汗对阿史那隼起了杀心,鹰师有精锐八千,若是人带少了,必将折损。与其阵前自相残杀,不如让这把刀折在战场上。

    突厥探子来报,回纥与薛延陀果然互不信任,分开了十里扎营。

    大可汗命阿史那隼的鹰师与苾真设的虎师,今夜前往突厥大营偷袭,若此役获胜,从前种种就不再追究,一笔勾销。

    回纥故布疑阵,为的就是引大可汗上钩。

    早料到他们会来偷袭,长歌让人赶制了一批带钩刃的网,把这个钉在陷阱里,对方人马有进无出。

    前线传来消息,大可汗的俟斤一天就来了好几拨,怕是要按捺不住,要往他们设的陷阱里跳了。

    明明是好消息,长歌的心却没由来的悸了一下。

    阿史那隼与苾真设到达回纥的扎营处,苾真设让阿史那隼率领鹰师从北面包抄,虎师从两头夹击,看到他们杀人放火,自然就会赶上来。

    阿史那隼率军从北面包抄,苾真设的虎师却没有进攻。

    穆金让阿史那隼快逃,就说他战死了,也好过在突厥被自己人踩踏。就算他这次赢了,活下来了,那下次,下下次呢,他有几条命可以拼?

    阿史那隼想活,更想他的兄弟们都能活,哪怕有一丝希望,他也会试试。

    苾真设的人还没进攻,他在消耗鹰师,他们损伤越惨重,以后收拾起来就更轻松。

    军中传来急报,南边,西边东边都来了人马,苾真设以为是大可汗增援的人马,没想到竟是回纥与薛延陀提前准备好的埋伏。

    颉利可汗正带人守在薛延陀过回纥的这条必经之路,只要守好这条路,此战便赢一半了。

    鹰师与虎师偷袭回纥,若薛延陀不去救,回纥就完了。若薛延陀去救,那他们乘虚便直捣薛延陀大营。若是这样,那苾真设就要与阿史那隼一同沦为弃子了。

    就在他们以为万无一失的时候,探子禀报来说,虎师全军覆没,大可汗心下一惊。这探子已经身中数箭,咽气了。

    大可汗刚撤到大营,穆金浑身是血的回来了。

    回纥与薛延陀联手设下埋伏,鹰师全军覆没,阿史那隼战死。他奉命回来通知大可汗,这是个圈套。

    [第五十七章]

    前线战报传来,昨夜回纥大捷。罗十八说长安有信送来,让长歌看过之后回信。

    长歌打开一看,果然是阿史那隼送来的信,只是这个不懂汉字的家伙八成是被穆金戏弄了。除了报平安,信上还写了一句,小军师生的甚好,我喜欢。

    字是穆金教他的,难道阿史那隼已经回突厥了。昨夜大捷,突厥派的是哪队人马前来偷袭,全军覆没的?

    想到这里,长歌连鞋都顾不得穿,光着脚便跑了出去。

    大可汗连夜拷问了伽塔设,果然是小可汗派他前来告密,阿史那隼曾去过契丹。

    大可汗怕牙帐生变,连夜回拨,清理完内政再来对付回纥薛延陀。

    穆金对大可汗的人说,这次回纥的陷阱明显是有人内外勾结,小可汗与此事脱不了干系。

    大可汗念阿史那隼忠勇,愿意许穆金一个前程,穆金自请回到阿史那隼的分地。

    长歌快马赶到前线,哨岗守兵说,昨夜来偷袭的是鹰师和虎师。她让人赶制的钩刃的确管用,一个不剩全歼,他们的首领阿史那隼和苾真设,尸体就挂在不远处的旗杆上。

    回纥大获全胜,颉利发并不满意,大可汗连夜撤兵,他可不信这跟眼前被绑住的人一点关系也没有。

    颉利发面前这个被绑起来的人,正是阿史那隼。

    士兵慌忙来报,郡主不知怎的吐了一大口血,然后晕倒了。

    阿史那隼没想到,他们口中的郡主居然是长歌,他挣开绳索跑上前去,探到长歌还有呼吸这才放心。

    阿史那隼突然冲出来,颉利发想对他出手,被罗十八拦下。罗十八对颉利发说,阿史那隼救过长歌,是朋友。

    [第五十八章]

    长歌醒来时,阿史那隼正守在她身边,颉利发脸色不怎么好,罗十八说的他不懂,阿史那隼说的他不信。

    长歌简单解释一番,之前她和秦老在朔州做生意,阿史那隼率军来袭,她助朔州太守守城,后来城破被俘。

    听到被俘二字,颉利发手中的刀发出“锵”地一声,长歌又把刀按回去,解释道,她是作为男子被俘去当军师的。

    阿史那隼不被大可汗信任,小可汗又把他视为眼中钉。长歌在一场内斗里救了他一命,阿史那隼认她做了兄弟,还放了她。

    之后他想通过商道查自己的身世,遇上雁行门和赤鲵火拼,他又救了她一命。

    阿史那隼不是突厥人,是契丹人。

    颉利发没想到,东突厥战功赫赫的阿史那隼特勤,大可汗最利的一把刀,居然是契丹人。

    昨晚,阿史那隼带着十来骑跑到营外说要见颉利发,颉利发下令乱箭射死,阿史那隼就直接冲进来了。

    他们所布置的陷阱,坑进去几个就被阿史那隼看出了门道,他一路纵马直奔,冲到门口才被勾网截下。

    阿史那隼说,他能送颉利发一场漠北大捷,条件是助他和鹰师假死。

    阿史那隼要的条件,颉利发给了。突厥人,薛延陀,甚至连长歌都被瞒了。

    可阿史那隼承诺的大捷却敷衍成这样,颉利发想要大可汗的人头,大可汗撤兵估计也是阿史那隼派人通知的。

    要么阿史那隼留下,做回纥的刀,要么就给他带回契丹愿意结盟共抗突厥的承诺。

    阿史那隼没有答应,契丹是个小部族,他叔婶一家根本不想参与这种争斗。

    他带鹰师投靠回纥,颉利发也不可能许他们安居,给他们草场目地,不令他们与同族作战。

    长歌让颉利发多给他一点时间。

    看在阿史那隼救过长歌的份上,颉利发答应最多给他十天的时间考虑。

    长歌让罗十八去赶上薛延陀追击残兵的队伍,把这里的事情告诉秦老。

    大可汗几乎全身而退,薛延陀与回纥暂时打不起来,可以放心了。

    回纥与薛延陀联军对抗突厥,大唐派了鸿胪寺少卿乔师期前往西域拜访,想要结盟对抗突厥。如果东突厥败了,那他便需要制衡回纥与薛延陀,不让他们一家独大。

    [第五十九章]

    阿史那隼的立场不会变,只要给他们牧场土地,不让他们打突厥,他就带鹰师转投回纥。

    颉利发的条件也不会变,他打突厥打的越狠,能要的也就越多。若能攻入牙帐,砍下大可汗的头颅,就算他想要长歌也不是不可以。

    阿史那隼瞬间红了脸,他没想过还可以娶长歌。他对颉利发说,等他挣出一片安身立命之地,会来上门求娶。到时候长歌只需要考虑他这个人合不合心意,跟那些乱七八糟的没关系。

    颉利发只是随口一说,没打算真把自己外甥女给嫁了,他倒是敢想。

    眼看两个人就要打起来,长歌说让她先跟阿史那隼谈一谈。

    长歌不是来劝阿史那隼留下来的,他既然说不会打突厥,那便肯定不会。若强行留下他们起了冲突,还会落个两败俱伤。外要防着突厥卷土重来,内要和薛延陀斗智斗勇。

    于公于私,她都不会劝阿史那隼留下。

    大可汗退兵的确是阿史那隼派穆金报的信,阿史那隼让穆金回去保护分地的族人,顺便阴一把坑了他们的小可汗。

    如果半年后,阿史那隼还没传来消息,穆金就会带着族人跟大可汗同归于尽。

    幸好亚罗还在长安侯着,长歌让人把阿史那隼消息送回长安,再让亚罗给穆金传回去。

    大可汗带着全部人马回了牙帐,小可汗的计划全被打乱。

    诸位族长已经应了他的征召带兵前来,如今只能叫他们先退回去。牙帐外集兵,就说是为大可汗召集的援兵。大可汗若是不信,那就按原计划进行。

    小可汗要谋反的迹象已经如此明显,他若是退回领地,义成公主与锦瑟夫人必然陷入危境。如果真有个万一,小可汗只要保护好大隋的宗室及朝臣,锦瑟夫人与义成公主会力求自保。

    她们只盼阿史那社尔成为大可汗,助大隋复国,这是她们唯一的心愿。

    [第六十章]

    突厥退兵,夷男俟斤派人要把图伽接回去,长歌担心,薛延陀现在就想与回纥争起来。

    颉利发派人传话,叫长歌现在就赶往他的大营,要赶紧过去。

    秦老急匆匆赶来,婢女说长歌已经被颉利发叫走了。

    大唐鸿胪寺少卿乔师期,正在颉利发的大营之中,他身后还跟着皓都。

    长歌不认得皓都,皓都却认得长歌。长歌成为了回纥的小郡主,还叫颉利发舅舅。

    大唐想跟他们联手打突厥,乔师期先去拜访了夷男俟斤,说想要寻个一呼百应的大族结盟。言下之意便是,回纥不如薛延陀。

    乔师期这是在挑拨回纥与薛延陀的关系,看见他们大捷,就想要开始制衡了。

    长歌直言,乔师期大概是没听说颉利可汗是中计被吓退的,几乎没损失什么人马,估计现在正后悔呢。

    与其伤脑筋回纥与薛延陀谁的势力更大,不如先操心怎么对付随时会卷土重来的突厥。结盟是好事,还请以诚相待。

    送走乔师期这尊大佛,帐外有人通报秦老要见长歌。

    秦老对长歌说,大唐使臣身边那个黑衣小哥,是杜如晦身边的亲信,他认得长歌。

    当初在朔州窗外,秦老警示长歌那次,被惊走之人就是他。

    她的存在,已经被大唐发现了。

    秦老想趁他们现在还来不及传消息回去,把人解决掉。

    如果突厥没有败兵退出漠北,如果他们没有先去薛延陀,或可栽赃,或可以谎称他们从未来过回纥。只是现在,来不及了。

    如果大唐使臣在回纥出事,日后大唐与回纥将永无相安之日。

    但长歌如今的身份是回纥的郡主,这本就不可能了。回纥会被当做支持长歌的势力,得到信任都不可能。只怕大唐解决了突厥,下一个目标就是回纥。

    皓都急着叫他离开,乔师期不肯走。没有拿到回纥颉利发的承诺,他只会跟漠北的使节和回礼车队一起会长安。

    自从皓都见过那位回纥郡主,就心神不宁直到现在。

    [第六十一章]

    长歌主动来见乔师期,让罗十八守门。皓都以为她是来杀人灭口,对长歌持刀相向。

    长歌让他们无需紧张,毕竟她生于汉地,父亲亦是汉人,算是同族,不会把他们怎么样。

    但如果让颉利发知道她的母亲,自己的长姐是死在汉人手里,那就不能保证他们的安全了。为了他们的安危,也为了边境的宁定,这件事听了就忘了。

    长歌同意与大唐结盟,为了表达诚意,她会作为使节一起入唐。

    只是这一去,她当年那般费力逃出来就等于前功尽弃。

    但总好过大唐与回纥开战,大不了就是被锦衣玉食的囚禁一辈子,至少不会死于时疫,坠马,或者什么别的意外。

    长歌让秦老留在回纥,回纥越强大,她就越安全,以后或许能寻到转机。

    在契丹大贺氏的北面边境,有一片森林和草地,阿史那隼打算带人去那里生活。突厥不知道他们的存在,便不会找他们的麻烦。

    在那里,他还能帮咄罗首领抵御室韦人,想来应该不会被拒绝。

    长歌答应阿史那隼会尽量说服颉利发,阿史那隼不愿让她为难,这事本就应该他自己解决。

    他看得出颉利发是真心疼惜长歌,别因为这事坏了舅甥情分。

    “阿史那隼”死了,他原本的名字摩会又被弟弟用着,以后就叫阿隼了。

    阿隼曾说要帮雁行门做三件事,长歌没要求他做什么。只要他不许死,好好活着,活到满头华发,子孙满堂,心无牵挂为止。也不要总是将别人的事放在自己的性命之前。

    长歌没有告诉阿隼,自己打算作为使节入唐。

    阿隼让长歌好好活着,劳心伤神的事儿都别去想。

    至于她说的,把别人的事放在放在自己性命之前。

    对阿隼来说,她不算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