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长歌行 > 三十一到三十五

三十一到三十五

 热门推荐:
    [第三十一章]

    秦老经过石门镇的时候,荃娘已经醒了。长歌的确被流云观所救,如今正身处洛阳。他们一路走来,发现流云观商道大小三十处皆被人破坏,如今只怕是危在旦夕。

    长歌的行踪被发现,她闭门不出,苦练六日,剑谱仍是一式未成。

    南荒地民不聊生,看到五娘的弟弟被活活饿死,她才明白观主为何说自己的道与本心不统一。她终究还是心系大唐的子民。

    十日之约已到,今天是司徒朗朗与孙思邈离开洛阳的日子。

    观主与孙思邈说了长歌的身世,让长歌扮做侍者跟随出城,离开洛阳。

    这件事也是李淳风所托,希望孙思邈能把长歌拘在身边“监管”,若有不对,他们不会手下留情。即便现在长歌志在□□,这天下也没有一方她的容身之地。

    长歌的剑法练成了两式半,司徒朗朗答应过要帮她解决麻烦,长歌只说先欠着。虽然不能和司徒郎朗云游四海,但还是拜他为师。

    司徒郎朗把轻虹剑给了长歌,是他师傅素霓前辈的两柄佩剑,一名薄霓,一名轻虹。

    [第三十二章]

    观主让长歌跟随孙思邈前往长安,在那里等她消息。

    皓都奉杜如晦之命一直在跟踪长歌,想看她是否真的愿意跟随孙思邈离开。跟到城外十里有司徒朗朗阻拦,皓都不敢再跟。

    赤鲵的人已经暗中集合完毕,今晚就会对流云观动手。

    杜如晦想借赤鲵的手趁机翻检一次流云观,如果有问题,便以“救援不急”当借口。但流云观主毕竟是孙思邈的徒弟,杜如晦命皓都亲自带队,危急关头护住观主的性命。

    长歌不辞而别,阿碧与五娘一路追上来想与她道个别。阿碧说观主突然闭关,把她们都赶下了山,香客也不允许上山。长歌将阿碧与五娘安置在客栈,之后拜别司徒郎朗,独自返回流云观营救观主。

    观主没想到长歌去而复返,斥责她胡闹。长歌实在不放心把她的命交到那群“救援不急”的官兵手里,无奈之下只能打晕观主带她离开。

    [第三十三章]

    赤鲵已经进入流云观,山脚被皓都的人团团围住。阿史那隼与秦老来的时候,刚好与他们对上,秦老直接带人冲了上去。

    秦老的人异常骁勇,加上有阿史那隼在,轻松冲破了封锁。皓都以为他们是赤鲵的援兵,命人将各个出口守住,又派人带令牌去通知杜如晦,调兵驰援。

    长歌带着观主离开之时被赤鲵的人发现,拦住了去路。打斗之后,地上死伤一片,轻虹剑切金断玉,锋利无比,长歌以一敌多仍处于上风。

    秦老守门,阿史那隼与绪风罗十八分三路寻人,找到长歌以响箭为号。

    阿史那隼赶来的时候,长歌还在与赤鲵的人打斗。她浑身是血,意识也不甚不清,还对阿史那隼动了手,之后便晕了过去。

    阿史那隼射出响箭,通知众人他寻到了长歌。

    [第三十四章]

    罗十八与绪风看到阿史那隼的信号匆匆赶来,原来长歌死战不退是为了保护观主。

    现在长歌已经找到,想要下山变的十分困难,出口都被官兵把守,围的死紧。官兵已经介入,秦老看到了皓都,知道他是杜如晦的人。

    为了隐藏长歌和阿史那隼,罗十八与长歌换了衣裳,让他们躲在地窖中。

    皓都本以为后面那队人马是赤鲵援兵,据下属说,他们一进观就对赤鲵大打出手,明显是两队人马。观主身边有一白衣女子与人厮杀,他还没来得及近身就被赤鲵的人缠上了。

    听到白衣女子,皓都担心是长歌去而复返,杜如晦也亲自率兵前来。

    长歌是力竭晕倒,醒来的时候就看到了绪风。

    秦老,观主,以及换了长歌衣裳的罗十八在上面应付杜如晦。他们在地窖藏身,阿史那隼一连数日奔波,刚又杀了许多人,已经睡死过去。

    为了打消杜如晦的疑惑,秦老谎称是与流云观有生意上的往来,前些日子遇到荃娘求助,特地赶来相助,因为不知道黑衣人是官兵,所以动了手。

    杜如晦借了赤鲵的手翻检流云观,观主也想借此机会脱身,将洛川商道据点尽数交给了朝廷。

    保护观主的白衣女子究竟是不是长歌也只是猜测,加上罗十八换了长歌的衣服混淆视听,杜如晦没再深究,退兵离去。

    他命皓都驻扎流云观,清点尸身。观主以先前赤鲵散播流云观是不洁之地,观中都是女冠,男子驻扎恐落人口实为由,让杜如晦改令皓都连夜清点尸身,明日一早来报。

    [第三十五章]

    长歌与阿史那隼交谈过后,才知道这段时间发生了这么多事。关于弥弥古丽的死,阿史那隼告诉长歌,查到了会告诉她弥弥古丽的身份来历,以及逼死她的理由。

    秦老先回了雁行门整顿,于明面上解散。长歌他们还要躲到待流云观开山门,香客进出的时候才能走,约定一个月后在长安汇合。

    阿史那隼要通过商道回契丹的事,秦老让观主代为转达,一个月后会兑现承诺。

    长歌托观主给秦老递话,将雁行门的商道移进西域,来长安汇合之时带上阿窦与媛娘,她有要事相商。

    他们去长安算是灯下黑,俗话说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至于他们的身份,是因战乱迁至北境的富贵人家的子侄的家将。长歌化名秦离离,阿史那隼化名秦隼,他们的身份是堂兄妹。

    罗十八是燕云十八骑出身,让她效仿贵胄人家的家将,她那身披挂便不会太过惹人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