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金刚不坏大寨主 > 1160:黑龙之上的一刀!这怎么可能?(为月票加更24)

1160:黑龙之上的一刀!这怎么可能?(为月票加更24)

 热门推荐:
    “你,是谁?”

    聂人王艰难抬头,面部青筋鼓起狰狞看向对面蓝色身影之人,努力想令模糊的视线聚焦清晰,却抵不住体内经脉包括丹田中那股具有麻痹特性的元气不断摧毁他的防御,令他身躯不由自主的不住震颤,大脑都已开始眩晕,汗水不住流淌,体内的疯血也开始冷却。

    这于他而言本是该值得庆幸之事,但此时他却感到了莫大的危机。

    神武国中,何时有这么厉害的强者?

    即便他方才已是消耗了极大的体力和真气,但在疯血状态下,纵然虚弱,实力也比之平常时期还要强数倍,居然被对方古怪的攻势一招制伏。

    “呵呵呵......你现在还没有资格知道我是谁,待我把你带回去,你就知道,我是谁了!”

    蓝衣人影神色轻蔑而倨傲,嘴角挂着淡淡微笑,迈步间慢条斯理一步一步走向聂人王,仿似已胜券在握抓住了猎物的猎人,根本不担心受伤的野兽也会反扑。

    这绝对是有着强大的自信支撑!

    他也完全有这个资本自信。

    作为圣朝最初追随人皇的六大顶尖家族中的青年翘楚一辈,更是新晋凌云阁的杰出执事,他要身份有身份,要地位有地位,在这些弹丸之地的泥腿子眼中视若瑰宝的各种神功秘籍,他的家族全都可以提供,予取予夺。

    甚至有族老团将大量神功取长补短创成新的神功,拥有匪夷所思的力量。

    而他方才所施展的一门功法,其实便是基于针对聂人王的观察后,临时调整出的一种神功状态,可谓专门克制聂人王。

    这种在不同战斗中可更改不同神功状态的神功,便是他万家的杰作。

    尽管修炼这种功法对资质的要求极高,但六大顶尖家族中的嫡系一旦出世,几乎各个都是习武奇才。

    即便资质差一些的,也可通过族中特殊的手段,将一些拥有优秀惊艳资质的天才的某方面资质“夺走”,而后“种植”在对应的孩童身上,使得该名孩童成为某方面甚至全能的天才。

    而纵使这件事在圣朝乃是禁忌,被圣朝严令禁止,但随着人皇退居幕后闭关多年,六大顶尖家族几乎全都已蠢蠢欲动,再度重拾昔日的禁术......

    嗡嗡嗡

    神刀有灵,自行护主,随着蓝衣男子步步逼近,雪饮狂刀的刀锋在此时骤地散发着一股疯狂的光芒,像是炫耀着雪饮潜藏的惊怖威力。

    一股冰寒的刀气立时如烟霞般涌入到聂人王双臂,冲击他那被麻痹的四肢百骸,寒彻骨髓的冰冷刀气非但没有令他感到不适,反而令他大脑开始清醒,渐渐眼前的人影也开始清晰。

    蓝衣男子神色微讶,脚步略缓双目冒出亮光,笑道,“对了,还有你手中这把刀,这把刀,是叫雪饮吧?一件珍贵的二品神兵,这种东西,即使在我们家族都是不可多得的至宝,不是你这种地方的人该拥有的。”

    “雪饮!!”

    聂人王蓦地紧握冰冷刀柄,双眼中再涌起一种令人心悸的疯意,额上青筋暴现!

    这柄刀,曾与他出生入死渡过不知多少日夜,比老婆儿子还要亲切,比老婆儿子还要忠心,这把刀,今天岂能落入贼人之手?

    “杀!!!”

    聂人王蓦地发出一声不甘的怒吼咆哮,借助雪饮刀冲开的关口,全身麻痹的功力强行逆转,霎时全身经脉鼓胀皮肤隆起,狂嚎一声急轉扑出,一刀爆发出凌厉澎湃的刀气,向着蓝衣男子狠狠斩下!

    使的正是傲寒六诀第二诀之“冰封三尺!”

    呼呼呼

    天黑了,也亮了!

    因银蓝色的刀气而明亮,狂风竟也变成了暴风雪,卷着大片雪花狂啸怒号,彻底覆盖蓝衣男子。

    雪饮未至,那股充满寒气的刀意已先至,冰封三尺所绽放的惊世寒光,直教人眼寒!

    身寒!

    心寒!

    胆寒!

    纵然是蓝衣男子猝不及防之下亦被这股惊人寒意的刀意冲击,身躯有那么一刹僵直原地。

    但在那无比危急的关头,他双目中突然涌现惊人的宛如烈焰般的火光,整个身躯也轰地爆发强沛的阳刚元气,可以感受到一个恐怖的炙热气场降临,令人仿佛又瞬间置身于干涸、炎热、没有任何生气的沙漠之内。

    霎时冰封三尺的刀意被破开。

    蓝衣男子足不沾地,倏尔身影闪动化作模糊,长剑唰地闪出,恍若惊雷掠空,又似飞火流星。

    一股磅礴的元神混合元气爆发的炽烈剑气骤地爆发,随着男子双手握剑,腰身一拧,浑身力量节节贯穿,登时崩开卷来冰寒暴风雪的狂刀。

    铿锵一声脆响!

    男子手中薄如蝉翼的长剑居然在雪饮狂刀下断成两截,虎口亦是崩裂,然而即便如此,仅剩的半截坚韧依旧在男子身影翻转间倏尔掠过。

    聂人王敏锐察觉到危险之时已迟了。

    剑光太快,快得他只能匆匆瞥到烈焰般的剑气一闪,脖颈到右胸处骤然一痛,腹部再度挨了一记重击,身躯狠狠飞了出去。

    嘭地落地之时,他已是痛得无法直起身躯,腹部的肠子就像是绞成了一团,脖颈包括右胸更是猛地喷溅出热血,伤口处却是一片焦黑灼痛,呼吸都已有些困难。

    “混账!你竟敢毁了我的宝剑!”

    蓝衣男子愤怒盯着聂人王,又看向手中已是断裂的薄如蝉翼的宝剑,脸庞上明显流露出无比心痛的神色。

    “万师兄!需要师妹帮忙吗?”

    一道女子之声从不远处树冠上传来。

    蓝衣男子更为暴怒厉喝,“不用了!这个莽夫已失去反抗力,我现在就把他拿下带回去,他需要为他的鲁莽向我赔罪!”

    说到最后,他神色间的愤怒又诡异的渐渐好转,牢牢盯着聂人王手中的雪饮狂刀,又看向自己手中的宝剑,发出低笑。

    “也好,这样也好。你们这些犄角旮旯里的人物虽然是卑微,却也毕竟有圣朝的法度保护,想要光明正大霸占你们先祖遗留的这些宝贝,也终究有些麻烦。

    但现在,你毁了我的宝剑,我再抢走你的宝刀作为赔偿,即使光明正大的使用,圣朝那几个督查使也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完全是你咎由自取。”

    他身影一动,正要冲向聂人王,直接将其拿下,避免横生波折。

    突然对面树上传来女子惊呼,“万师兄小心!”

    蓝衣男子悚然一惊,立即若有所觉唰地回头,便看到远处黑暗的空中,一个浑身散发细微赤色光芒的模糊兽影,静静的悬浮在半空,周旁似还缠绕丝丝极光般,令那一方夜空显得诡异而压抑。

    仔细去看,那兽影并非静止悬浮,而是以极快的速度向着这边靠近。

    一阵呼啸之声,在此时才随风传来。

    “那是......”

    蓝衣男子心神巨震,蓦地双目瞳孔缩小,看到了一个庞大的蜿蜒黑影,在天空浮现而出,而那黑影之上,隐约似有一个威严高大的身影,散发极其强烈的危险气息,映入心灵。

    “那是......那是谁?这弹丸之地怎会突然又冒出拥有如此强大气息的强者?不对,那似乎是龙,难道此人是......这完全不对,他怎么会这么强?”

    他心中骤然感到极端强烈的不妙,眉头蓦地皱起。

    眼看那黑色的庞大龙影已迅速逼近,而那龙躯之上盘膝而坐的神秘强者身上沉静的气息更是充满压迫。

    蓝衣男子豁然果断转身,直接冲向聂人王。

    “轰”地一声,背后突然传来一阵极其可怕的空气爆响。

    整个身后的雪地与天空,都仿佛在这一声爆响之下被某种庞大的气压带动,卷起,狂冲而来,又瞬间蒸发,散发着极端恐怖的高温与吸摄力。

    太快了!

    速度太快了!

    蓝衣男子的思维都微微闪过了一丝空白,精气神都仿佛要随着周遭被吸摄吞噬的事物,一同吸向后方逼近的可怕漩涡。

    “啊!!”

    他猛吸一口气强打精神,双手结印,万族神功迅速在这危急情况下转为一种保命状态,他的身躯也迅速散发一股强横诡异的吸摄力,丹田宛如形成了另一个漩涡,瞬间与背后逼近的吸力形成对抗并急速旋转。

    “铿!!!”

    手中断剑以羚羊挂角之态,与如风火轮般旋转冲来的漩涡刀气对碰一起,爆发出惊人的气劲形成冲击波。

    蓝衣男子手中的断剑彻底爆碎炸开,碎片划破衣物切开血肉在身上瞬间留下道道伤痕,手臂更发出骨头崩裂的脆响,身躯被直接轰出去落地面,于雪地中滑行开四五丈才撞上一颗大树停下来。

    扑簌簌

    大树上无数雪团跌落下来。

    蓝衣男子“哇”地一口吐出鲜血,面色苍白无比,感觉身躯简直就像是被一把大锤狠狠的锤中了,那惊人的力量令他全身都在颤抖。

    铿!

    这时那旋转的宛如火焰般散发吸力的刀气才猛地插落在地,正落在聂人王的身前,显露而出那张扬如火焰般燃烧的刀身形象,碧绿的刀柄散发着妖异的邪光,宛如猫眼般的破境珠熠熠生辉。

    大力火麟刀已至!

    黑风寨主江大力埋桩作案于此!

    试问,谁又能动聂人王?

    蓝衣男子与那树上的女子俱是惊怒仰头,看向已横空快速逼近的庞大黑色龙影。

    在看到那庞大黑色龙影之上依旧盘膝而坐的威猛身影之时,蓝衣男子面容间的怒容更胜。

    此人,居然连起身都不愿,仅远远出一刀,就将他震伤,似稳操胜券。

    可是,他又岂是那么不经打的孱弱之辈?

    “可恶!这个弹丸之地的家伙,竟然敢这么小瞧我吗?”

    蓝衣男子深吸一口气,体内万族神功元气催行到极致,随着呼吸吐纳之间,身体内脏和肌肉开始迅速蠕动,体内的淤血哇地吐出,与此同时,手臂骨骼也发出轻微爆响,自行正位。

    然而......就在此刻!

    一股如火山爆发般的恐怖气势,倏尔自那黑龙之上身穿漆黑战甲的魁梧壮汉身上,升腾而起,直冲云霄!

    在半日前突破4境之后,于这一刻,江大力酝酿消化结束,再度突破!

    这股惊世骇俗的恐怖气息一经爆发,立即使得蓝衣男子与那女子脸上的惊怒之色,瞬间转为了极致的惊恐。

    归真5境!?

    此人,才刚到这里,竟就突然突破到归真5境?

    “这......怎么可能!?”

    蓝衣男子呼吸一窒,牙齿猛然咬紧,刚刚诞生的愤怒与斗志宛如迎头浇了一身的冰水,尾椎闪起一连串激灵......

    ...

    ...

    ...

    (更新虽然迟到,但加更不会迟到!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