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洪主 > 第七十章 风雨欲来(求月票)

第七十章 风雨欲来(求月票)

 热门推荐:
    之前的计划中。

    云洪本打算破开赤色飞舟中,将飞舟内的紫袍金仙擒拿住,再好好询问一番。

    若真问出了大秘密大隐患,再交给两位师尊不迟。

    哪曾想,他连外界这一重星光阵法都还未曾破开,一直躲在飞舟内的这位金仙就无声无息陨落了。

    而且,还是神魂消散,法体保存的无比完好。

    “神魂灭杀?概率不大。”云洪默默分析着。

    若是来自外界的神魂攻击,能透过云洪一件上品先天灵宝神塔,瞒过云洪,无声无息间灭杀掉躲在飞舟内的一位金仙?

    这得多逆天的能耐?

    须知,云洪在金仙界神中,都有资格称得上一声霸主人物,并非那些被随意拿捏的普通仙神。

    “就算是混元圣人,在瞒过我,透过我的上品先天灵宝,无声无息杀死一位金仙,也难做到这一步。”云洪不由摇头。

    他有这样的自信。

    而且,如果这股势力真有这种逆天存在,怕是能直接击杀云洪救出被困的金仙。

    何苦如此做派?

    大能者和玄仙真神不同,玄仙真神,一般每隔数亿年就会换上一代,在不断诞生,因此陨落一批也不动摇一方势力根基。

    但每一位大能者诞生都是非常艰难的。

    “是这金仙主动自杀?还是某种我不知晓的特殊手段?”云洪轻声自语,他分出一缕混沌之力,尝试探查这尊金仙的法体,依旧难以分辨出是哪一种手段。

    很神秘,查不出任何讯息来。

    只是,这样做的目的呢?

    “正常情况下,即使是某一方潜入遂古宇宙的异宇宙势力,被我擒拿镇压,也完全能和我谈判。”云洪皱眉:“那寒鸦金仙能一口叫出我的身份,显然知晓我遂古宇宙一些情况。”

    “但为何,他们在占据优势时就主动撤离,这金仙紧接着就陨落了?”云洪无比疑惑。

    仇恨?

    论仇恨,难道还能大过真龙族、混沌界的仇恨?

    但两大势力依旧可以谈判。

    混沌界被竹天圣人镇压的道君,也没见谁会自杀,他们也都还有活着回到混沌界的希望。

    好不容易修炼到大能者层次,心智何等强大。

    竟会如此容易赴死?

    “而且,我隐隐感受到的那一股危险,绝对是道君级数,也悄无声息散去。”云洪微微摇头:“这股神秘势力,哪里冒出来的?又到底在忌惮什么?”

    想不通!

    “看看这金仙有没有遗留下什么东西。”云洪再度探查起这紫袍金仙遗留的储物法宝、先天灵宝,想寻到些有用讯息。

    足足半个时辰。

    这么长时间,以云洪的神魂探查速度,足以将这紫袍金仙的全部遗物翻上好几遍。

    结果是一无所获!

    “任何文字典籍都没有?任何修炼法门都没有?也没有藏有信息的玉简,连法宝中都没有留下讯息?”云洪惊住了。

    这简直不可思议。

    如云洪,一路修行而来,得到了许多宝物、玉简等等,有的很机密很隐秘的只会藏在元神中,原本毁掉,但有些不重要的玉简、典籍也会随手留下。

    通常不会刻意毁掉全部。

    且云洪才修炼数千年,大部分大能者修炼岁月都是数以亿计,正常来说,岂会全部毁掉?

    就算这紫袍金仙当真是自杀,但自杀前,能将所有讯息全部一一湮灭,一点不剩?

    如果能做到这一步,这得多可怕的理智啊!

    “最大的概率,是这紫袍金仙早有准备,很早之前,就做好了陨落准备,毁掉了所有能泄露情报的东西。”云洪深深看了眼这紫袍金仙的遗体,生出一种忌惮。

    能让一位大能者随时做好赴死准备,这到底是什么势力?

    又来自何方?

    疑点实在太多了。

    “和大劫有关吗?”云洪不由自主想到了两位师尊都提及过的大劫。

    云洪现在的实力还弱,感应不到冥冥命运的示警。

    但龙君曾和他说过,命运指引下,那将是一场更甚于‘逐神之战’的大劫难。

    “等破开阵法,去见一趟竹天师尊。”云洪暗自思索,将这紫袍金仙遗留的全部物品收起。

    随后。

    他一个闪身离开了七霄禁神塔,回到了外界,大部分心力继续感应着这茫茫星光阵法波动。

    甚至,开始开始尝试在这一片阵法中肆意走动,如此才能感应的更加清楚。

    之所以如此大胆。

    是因为,云洪推测,这么长对方没有再来攻击自己,且那位紫袍金仙也陨落,这股势力大概率已经离去。

    只是留下阵法来困住他罢了。

    一边感应阵法,云洪也分出了一丝心力,凝聚化身,前去询问酆胜界神。

    洞天法宝内。

    哗啦~无数光点汇聚,形成了云洪的虚影,而一直盘膝坐在远处的酆胜界神也不由睁开眼。

    “云洪道友。”

    酆胜界神连走过来,颇为恭敬道:“谢道友救命之恩,酆胜没齿难忘,云洪道友日后若有用得上酆胜的地方,尽管开口。”

    “酆胜道友不必如此。”

    “我星宫和宇河联盟乃是盟友,相助是应有之义。”云洪笑道:“眼下我们虽还未脱困,但暂时应该无生命之危。”

    “未脱困?”酆胜界神一惊。

    这么久过去,他见云洪降临,还以为已经脱离险境。

    “被困在阵法中,对方已被我击退,我眼下正在破阵,不必着急。”云洪简单说道。

    “道友神通逆天,酆胜佩服。”酆胜界神由衷说道,更深深看了眼云洪。

    最后冒出来的那两位大能者,酆胜界神虽未见到对方出手,但也能感受到那可怕气息。

    却依旧被云洪击退,再想到之前被云洪翻掌镇压的那位金仙。

    霸主。

    毫无疑问,两千多年过去,这位渡劫失败的绝世天才云洪,实力更进一步,绝对称得上寰宇中的一方霸主存在!

    “酆胜道友,我来见你,是想问问具体情况。”云洪没多理会对方的恭维,直接问道:“这股势力来自何等,为何要攻击你?”

    “不清楚。”酆胜界神摇头道。

    云洪默默听着。

    “相信云洪道友你也看出来,这股势力的大能者都很陌生。”酆胜界神郑重道:“我实力虽一般,但也曾闯荡无尽混沌,和许多异宇宙强者打过招呼,也曾碰到过不少强大的混沌神魔。”

    云洪微微点头。

    自己还未闯荡过无尽混沌,可大能者中,修炼时间稍长的,几乎都会去闯荡。

    混沌浩瀚,演变无尽,那里才是强者的乐土。

    蕴含着数不清的秘密,也孕育出了许多难以想象的至宝。

    “但是,我所知道的强者中,和我遇到的这几位大能者,都不相符。”酆胜界神说道:“很陌生,我怀疑……这是一股从未在无尽混沌中现身过的势力。”

    “他们为何要围攻你?”云洪询问道。

    “不知。”酆胜界神苦笑道:“道友既来暗墟广漠,应该知晓最近的宝藏洞府传闻,在宇内许多大势力都有传闻,不瞒道友,我也是无意中得到了一件宝藏地图。”

    说着。

    酆胜界神翻掌,掌心中浮现了一枚神简:“云洪道友,你可探查一观。”

    “地图?”云洪心中一动,自己来追求燕星界神,不也是因为那传闻中的宝藏吗?

    “那我就不客气了。”云洪嘴上说着,心念一动,迅速探查起神简内部讯息。

    的确是一处宝藏讯息,甚至还标注了地图情报,就在距暗墟不远的一方虚空深处。

    “我和‘刑信金仙’联手而来,按地图上的描述,破开了不少难关,最后闯入了一方特殊时空中,难以向外界传讯。”酆胜界神继续说道,眼眸中有着一丝惊惧:“陷阱!全都是陷阱!”

    “刑信金仙?他也来了?”云洪微惊,这是一位拥有顶尖大能者实力的金仙。

    “对。”酆胜界神露出一丝苦涩:“不单是我们,期间,我们还遭遇了天人道场的隐语金仙他们。”

    “他们?还有谁?”云洪不动声色问道。

    “还有扶桐金仙,以及不久前才加入天人道场的燕星界神。”酆胜界神直接说道,他显然不清楚云洪和燕星界神的仇怨。

    云洪眼神微眯,总算听到个好消息。

    来的这一趟,倒是没错。

    “因心有顾忌,都想夺取宝藏,我们自然难相信对方,也不想贸然开战,便又各自分开了。”酆胜界神摇头道:“哪里知道,这才是灾难的开始……”

    云洪聆听着。

    很快,他就大致明白了。

    在那一方特殊时空中,酆胜界神和刑信金仙和燕星界神分别后,很快遭到了突袭。

    敌人来势极为凶猛,刑信金仙被当场困住,而酆胜界神则借助自身一件异宝加上自爆了部分神体,方才破开了那方特殊时空,拼命逃了出来。

    “但出乎我意料的,对方袭击我们时,本有好几位顶尖大能者,不知为何,当我脱离那方特殊时空,那几位顶尖大能者都未追杀出来。”酆胜界神低沉道:“袭杀过来的,只是几位普通大能者。”

    “若是三位顶尖大能者围攻,我怕是早就陨落或被镇压了,根本撑不到你来。”酆胜界神摇头道。

    云洪陷入了沉思,好几位顶尖大能者都未出手?

    以酆胜界神的描述,这股势力,远不止和云洪交手的五位大能者,还有更多。

    重点是,全都无比陌生!

    隐约间,云洪感受到,这茫茫寰宇,在平静的表象下,似乎正有一股可怕的暗流正涌来。

    “行,酆胜界神,我先破阵,你先安静等待几天。”云洪直接说道。

    酆胜界神自无不可。

    ……时间流逝。

    又过去了十多天,一直站在虚空中,承受着那一重重星光潮汐轰击的云洪,终于睁开了眼睛。

    “这阵法,原来如此。”云洪眼神晦暗,恍若有浩瀚大界蕴含其中,直接射出了两道神光。

    两道神光呼啸,威能滔天,洞穿了重重星光,轰击在数千万里的一片虚无中。

    刹那间,无尽星光似乎一颤。

    紧接着。

    嗖!云洪背后羽翼陡生,身形一动迅速窜出了数亿里,掌控浮现了一柄近乎透明的神剑。

    飞羽剑。

    手握飞羽剑,云洪朝远处虚空一刺。

    这一刺,仿佛苍天都被刺破了,也似乎刺中了这阵法运转的最关键节点。

    “轰隆隆~”伴随着这一刺,笼罩近百亿里的庞大星光阵法,竟开始轰然崩溃开来,原本被隔绝的时空,也迅速恢复了正常。

    但云洪仍站在原地,默默感应着。

    “这里,还想逃?”云洪猛然转头,大手一伸,手掌猛然暴涨延伸数百万里,如同一杆长枪,轰然洞穿那一层层黯淡星光,探入进入了空间深处。

    似乎抓住了什么宝物,随后云洪的手臂狠狠一拉。

    撕拉~数千万里星空层层破碎,云洪的手则迅速收回,掌心中赫然是一奇异法盘。

    法盘表面没有任何阵旗,泛着点滴星光,即使不太擅长炼器,云洪仍能感受出,这法盘所用的,应该出自一种很特殊的炼器手法。

    此刻,法盘在云洪掌心中,正疯狂挣扎着。

    明显是有主之物。

    “这就是阵法核心?”云洪牢牢抓着。

    一尊法盘而已,既没能大能者法力灌注,又无法引动天地之力,连绝顶真神都能压制,岂能从云洪挣脱开?

    “有主?留着它夜长梦多,等我炼化,自然就变成了我的。”云洪心念一动,直接施展瞬移离开了这一方时空。

    逃窜的同时,汹涌的混沌之力涌入奇异法盘中,开始强力摧毁、炼化,欲要将这法盘强行炼化掉。

    ……距暗墟广漠无比遥远的一方黑暗广漠中。

    极深层次时空中。

    那一座血色堡垒就悬浮在这,堡垒内部。

    “该死的云洪!”王座上的血袍皇尊脸色猛然阴沉下来。

    “皇尊,什么事?”

    “出现了什么情况吗?”殿中的几位大能者都不由抬起了头。

    “我所布置困住云洪的‘汇星神阵’,应该被提前破开了,正有人想要炼化我的法盘。”血袍皇尊脸色难看,眼眸中闪过一丝冷冽。

    ps:第二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