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末日从噩梦开始 > 第四百零九章 第二个故事【还是5000大章】

第四百零九章 第二个故事【还是5000大章】

 热门推荐:
    村口一颗老歪脖子树下,一个老汉正在唱曲儿。

    听上去,是驴皮小调儿。

    这种小调儿也是老潜龙市周边的口音,在是流传在这一片区域的一种民歌,林默以前看电视,听过类似的,但这贵门村的老汉唱的更纯正。

    陈兵的意思,咱们走过去就行,不要节外生枝,直接进村。

    林默却是有不同意见。

    “陈队长,你帮我盯着,我过去套套话!”

    没等陈兵反应,林默已经是冲着歪脖子树下的老汉走了过去。

    陈兵无奈,但也没多说。

    他和林默现在是搭档,一起执行任务,那搭档做出的决定,就是他的决定。

    这会儿,林默已经到了树下。

    那老汉看着林默,也不唱了,也不说话,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眼神有些渗人。

    “大爷,我们是外乡人,这次来贵门村是找张木匠打家具,不过刚才路过村口那条河的时候,听一个妇人说,张木匠家里出事儿了?”

    老汉听完,嘿嘿嘿一笑。

    “是刘寡妇和你说的吧?”

    刘寡妇?

    林默想了想,刚才那洗衣服的妇人一口一个孩子他爹,谁能想到居然是个寡妇。

    不过也正常。

    如果刘寡妇洗的就是他老公的人皮,这就说得过去了。

    老公死了,可不就成寡妇了么。

    不得不说这贵门村是一个凶地,这还没有真正进入村子,已经是一波三折,高能层出不穷,这一会儿真正进了村子,还不知道要遇到什么诡异的事情。

    林默反应也很快,立刻接话:“刘寡妇?那妇人嘴里经常念叨孩子他爹……”

    “嘿嘿嘿,这婆娘脑子不正常,你别听她瞎胡说。不过张木匠家里的确是出了事,他老婆是被浸了猪笼,可昨天晚上,村里不少人都说,看到张木匠家那婆娘回来了,浑身湿淋淋的,吓死个人哩……”

    本来是封建家庭伦理剧,这一会儿又变成恐怖片了。

    这时候老汉嘟囔了一句:“哎,这世道,饭吃不饱,烟也抽不上,难熬哦,想想,遇到鬼也没什么了不起,反正迟早是个死,死了大家一球样,谁怕谁?”

    林默也不知道这老汉是真不懂还是装样子,可他也不能拆穿对方,所以就继续演戏。

    “鬼?呵呵,我不信。”

    “真的,我……我其实也看见了,不哄你。年轻人,我跟你说村子里不干净,有脏东西,劝你别进去,你看我,我就不进去。”

    老汉笑呵呵的说着。

    这个时候从远处吹来一阵风,将灰色的雾气吹散了那么一刹那。

    瞬时间,林默看到了截然不同的景象。

    这歪脖子树上,吊着一个死人。

    而这个死人的样子,和那老汉一模一样。

    灰雾重聚,那可怕的景象消失无踪,就仿佛一瞬间走神产生的幻觉。

    老汉依旧是笑呵呵的站在树下,时不时的抽动鼻子,嘴里嘟囔着想吃饭,想抽烟。

    林默总感觉,老汉的双脚,没有着地。

    “多谢您提醒,我们进去看看,有事儿再出来……”

    说完,林默想起来自己背包里还有一根烟卷,这个时候拿出来递给了老汉,然后帮对方点着。

    既然那么爱抽烟,也算是了却对方一个心愿吧。

    老汉吸了一口,脸上美美的。

    看到林默要走,老汉眼睛一眯。

    “等等!”

    他这个时候突然伸手抓住了林默的手腕。

    老汉的手干枯,冰凉,和死人一样。

    “我再跟你说个事儿吧,昨天,来过几个外乡人,一看就是凶神恶煞,不是好人,他们推着一个马车,车上十有八九是抢来的东西。这年头兵荒马乱,路上的贼人比过路的人都多,你帮我进去看看情况,要是发现不对劲,就去找保安队的杨克,那是我外甥。”

    “大爷,您贵姓?”

    “哎,乡下人当不起个贵字,我叫李宝,村子里的人都叫我老李头!”

    说完,老汉松开林默,靠在树上开始抽烟,吞云吐雾,本来树下雾气就浓,这个时候越发的看不清楚了。

    林默走到陈兵这边,后者小声道:“刚才风吹过来的时候,我也看见了。”

    林默点头。

    也就是说,他刚才看到的那一幕并不是幻觉。

    况且以林默现在的本事,也没几个人能让他看到幻觉。

    把李宝这个老汉讲的情况和陈兵说了说,后者一下子也说不出个一二三来,总之,在这地方要小心。

    目前遇到了两个人,一个刘寡妇,一个李宝,都是鬼,而且他们并不自知。

    林默和陈兵这时候真正走进村庄,前面的景象也是逐渐清晰。

    这是一个老村子,大部分都是土房土墙,要么就是混了一些木头,也有砖瓦房,这个时候静悄悄的,看不到一个人影。

    林默四下看看,注意到那边有一个戏台。

    走过去看,戏台是木头搭建的,榫卯结构,有些年头了,上面红漆都脱落了,露出了木头的本来颜色。

    “之前乌鸦说,曾经看到失踪的专家在戏台上唱戏,唱的还是《窦娥冤》。”陈兵伸手摸了摸戏台的地板。

    没什么土。

    也就是说,之前的确有人活动的迹象。

    如果没人,应该早就落满灰尘了。

    可现在村子里的确是一个人都没有。

    “要不,出去再问问那个老头?我感觉他挺能聊的……”林默这个时候说了一句。

    陈兵扭头一看,才道:“怕是出不去了。”

    此刻两人才发现,他们刚才进来的路,变成了一堵土墙。

    不过这种情况,陈兵和林默都有心理准备。

    这种情况才叫正常,不然,之前进来探查的专家早出去了。

    “林默,这里没有日月更替,所以要注意时间,谢教授分析,这里每隔三天就会发生一些事情,他称之为必死事件,所以我们必须在三天之内想法子出去。”

    林默点头,这个事情他也清楚。

    两个人检查了身上的红线。

    还在。

    林默扭头,也在不远处看到了纸箱子。

    至少目前为止,一切都在掌控当中。

    两人想好了,挨家挨户的看看,肯定会有发现。

    前面有一个屋子,就从这边开始,林默和陈兵走过去,可以看到这屋子前有一棵大槐树,枝繁叶茂。

    屋门关着,陈兵准备推,结果林默先他一步,敲了敲门。

    这个时候就体现出林默和陈兵的路数不同了。

    陈兵看了一眼林默,意思是说,你这敲门,万一有危险岂不是暴露了。林默则是笑了笑,似是在说既然要演,就要演的认真一点,况且,先礼后兵,敲门没错,如果乱闯民居,那他们就理亏了。

    “有人在家么?没人在,那我们可就进去了!”林默说了一句,旁边陈兵把这句话琢磨了一下。

    好像还真没毛病。

    如果里面有人不吭声,那他们就算是闯进去也有话说。

    就在这个时候,旁边那一刻槐树传来了一阵沙沙声。

    林默和陈兵立刻扭头看过去。

    两人对视一眼,分左右朝着这棵树走过去。

    绕到树后面,没看到有人,下面也没树洞,藏不了人。

    这么一来,唯一能藏人的就是上面了。

    林默和陈兵同时抬头看去。

    就见上面树杈之间,倒挂着一个小孩,此刻正瞪着眼睛看着他们俩。

    是个鬼孩!

    浑身青紫,肚子像是被树枝划开,里面肠子流出来一大半。此刻,这个鬼孩伸手,冲着林默和陈兵做了个禁声的手势。

    陈兵不明所以,但林默秒懂。

    “陈队长,你先找个地方藏起来。”林默小声说完,立刻抱着树干,几下就爬了上去。

    和猴子没什么两样。

    陈兵这个时候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是看了看,藏在旁边一个柴火堆后面。

    “难道,有什么恐怖的东西要出现?”陈兵心里犯嘀咕,同时想着林默这胆子是真大,树上面情况没摸清楚就敢上去,难道不怕那鬼孩攻击他?

    此刻,槐树上。

    林默近距离看着这个鬼孩,先伸手帮对方把露在外面的肠子给塞回去,然后才小声道:“捉迷藏?”

    鬼孩点了点头。

    果然是。

    刚才林默就看出来了,对方是躲在树上,没有攻击他们,只是不让他们说话,那十有八九是在玩捉迷藏。这个游戏林默熟,在绿苑小区的时候和裂头鬼玩过,在旧货巷的时候,又和天天的阴暗面玩过,老司机了。

    “加我一个!”林默说了一句。

    鬼孩没理他。

    “加我一个,我待会儿送你一个兔子!”林默以利诱之。

    果然鬼孩动心了。

    “兔子?”

    “对,活奔乱跳,还能说话呢,可好玩了。”

    “那行,加你一个,我一会儿和满哥说。”

    成了!

    林默用一只兔子,成功的打入了这群小鬼头的内部。

    在陌生环境里,孩子,往往是最容易突破的一个环节。林默记得,自己在绿苑小区的时候,就是因为结识了小红裙他们,后面的路才越走越顺。

    孩子,很单纯,也很简单。

    你对他们好,他们就对你好。

    不会有那么多花花肠子弯弯绕。

    “怎么称呼啊?”林默也不能干等着,先套套话。

    “他们都叫我阿斌!”

    “阿斌啊,叔叔可会玩捉迷藏呢,过一会儿你就跟着我,我保证别人找不到咱们。”

    “真的?那太好了。”

    林默这个时候冲着下面柴火堆后面的陈兵打了个ok的手势,继续套话。

    “今天怎么没人唱戏啊?”他看似不经意的说了一句。

    已经颇为信任林默的阿斌小声道:“还不到时候呢,待会儿就出来了,我经常看,不过看不太懂。”

    “也对,你是小屁孩儿,啥都不懂!”

    “谁说的?”可能是戳到了阿斌的软肋,后者立刻扭头,用极为恐怖的眼神盯着林默,那一瞬间,恶意弥漫。

    林默呵呵一笑,他什么人物,哪儿能被这小屁孩给吓住。

    别说对方只是诈唬,就是真动手,林默分分钟也能揍的对方哭爹喊娘。

    “大人的事儿,你也懂?”林默激他。

    “当然懂。”阿斌明显不是林默的对手,一两句话就被弄的失去戒备心。

    “那你说说,你都懂点啥?就说说这村子里的事儿,说不出来,那就是你啥都不懂。”

    “你别小瞧我,村子里大小事儿我都知道。就说张叔家出事儿,张婶根本就没有钻野男人的被窝,她是冤枉的。但最后,还是被沉了河。我还知道,张叔家里之前来了人,那几个人还推着大车,他们不是好人,我在村子外面,见到过那几个人挖别人家的坟,这掘别人家坟的人,能是好人么?”

    林默眼睛一亮。

    没想到误打误撞,还真有收获。

    这小家伙还真知道不少事情。

    “张婶钻没钻别人被窝,你咋知道的?你看见了?”

    “没看见,我听张叔说的。他和那几个掘坟的坏人说:我们的事,那婆娘都知道了,如果她说出去,大家都得完,所以今天晚上就得弄死……我当时,在他家院子里的树上掏鸟,全听见了。”

    林默没想到,这消息居然这么劲爆。

    那按着阿斌的说法,这是一桩冤案啊。

    虽说林默知道,这些事情可能已经发生了一百年了,但当时发生的时候,一定是非常可怕。

    一个女人,就因为知道了枕边人的一些秘密,结果就被泼了脏水,沉了河。

    死都是背着骂名。

    想想都吓人。

    那得死得有多冤?

    必然怨气冲天。

    如果正巧碰上噩梦污染,恐惧之下诞生梦魇。

    想想都‘带劲’。

    至于那些掘墓的人,应该就是村头歪脖树下老李说的那几个前一天来的外乡人。也就是说,刘寡妇说的故事,在阿斌这里,林默听到了另外一个版本。

    这个版本更黑暗,更恐怖。

    再联想老李说,他们有不少人看到已经被沉了河的张婶浑身湿漉漉的回来了,那就说明,当时这贵门村,一定是遭遇了噩梦事件。

    最终的结果,怕是整个村子里的人都完了。

    这种事,换做和平年代,那绝对可以惊动世界,但是放在一百年前的那个时候,还真掀不起什么风浪来。

    毕竟,那时候各地发生的惨案笔笔皆是,谁又会注意一个小小的贵门村。

    不过林默觉得贵门村里的恐怖的梦魇肯定不止‘张婶’一个,之前他和陈兵在外面遇到的那个打着红色灯笼的高大人影又是什么?

    所以说,这地方的秘密没有这么简单。

    林默倒不是来探秘的,他是来救人的。

    “对了阿斌,最近有没有发现不认识的外乡人进村子?”林默问起正事儿了。

    “有啊,你们不就是。”阿斌看了林默一眼。

    “我是说,除了我们。”林默补充了一句:“前段时间,有没有?”

    “我想想?”阿斌想了想:“好像是有,但我记不清楚了。”

    继续问,阿斌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显然,对方的记忆可能只保留了几天的,更多的就记不住了。

    这时候,阿斌听到了什么动静,赶忙小声道:“嘘,别说话,满哥来了。”

    阿斌口中的满哥,应该也是村子里的小孩子,和他一起玩捉迷藏的。

    林默起初并不在意。

    但很快,他看到不远处飘过来一个东西。

    一开始林默还以为是一团棉花,后来靠近才看清,那是一个被炸的支离破碎的人。

    这个人的身体完全爆开,由无数细小的血丝串连,看上去,像是一个行走的血肉之树,还是枝繁叶茂那种。

    林默看完都不得不点了个赞,这个梦魇,有创意,这要是搞个阴间t台走秀,这位满哥绝对是当中最靓的一个崽。

    简直了。

    这应该是一个被炸弹炸死的状态,而且身上的恶意之强,应该是达到了a级梦魇的等级。

    在总局的标准里,a级梦魇已经属灾难级了,如果这样的梦魇进入安全区,那绝对会造成一场恐怖的灾难。

    还有一点,这种梦魇,不好沟通。

    那疯狂的恶意带着混乱。

    如果这种情况还傻乎乎的过去套近乎,那是找死。

    所以不用阿斌说,林默都知道要‘嘘’,不光是林默,下面躲藏的陈兵也同样是偷偷钻入了他脚下的黑斑当中。

    看起来论躲藏的技术,陈队长那是技高一筹,不得不服。

    相对于下面,树上显然不容易被发现,只要不抬头仔细看,应该是看不到。

    可问题是,那位被炸死的满哥现在是支离破碎,所以体型也大了很多,一颗眼珠子的高度,刚好可以达到树梢上。

    这要是走过来,百分之百会被发现。

    陈兵有黑斑可以藏,林默这边只有树杈。

    得想法子。

    不到两秒钟,林默就想到一个。

    他凑到阿斌耳边说了一句话,然后二话不说,一脚把阿斌踹下了树。

    咣当,阿斌摔在地上。

    下面的陈兵从黑斑里透出半个脑袋,看的真切,心说这也行?

    这个时候阿斌怪叫一声,爬起来撒腿就跑。

    恐怖的满哥发现了阿斌,也是立刻就追,很快就跑入村子深处,没入雾气当中。

    林默立刻从树上跳下来。

    “陈队长,快,咱们赶紧走,别一会儿那怪物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