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乡村小术士 > 第509章 三兄弟

第509章 三兄弟

 热门推荐:
    安悦的反应倒也灵敏,身体侧滚,跌落床下,膝盖着地,有几分狼狈。

    也是这份酸爽之痛,安大侠彻底被激怒了!

    起身操起旁边的一把木椅,朝着床上的张梨,就是一通凶狠的猛砸。

    啊!

    椅子腿擦到张梨的额角,立刻一道血痕,冒出了鲜血。

    按理说,以张梨的身手,绝对能躲过安悦的攻击。

    可惜,有牛老大在一旁助阵,时不常就隔空挥出一掌,限制了张梨的行动。

    “大哥,饶命啊!”张梨抱着头,口不择言地告饶。

    大哥?

    安悦看了一眼笑嘻嘻的牛小田,更是生气,又一下砸在张梨的腿上,疼得她惨叫一声,顿时缩成一团,像是个大号的虾米。

    “悦悦,很凶残嘛!”牛小田高高竖起大拇指。

    “我是大哥!”安悦没好气翻个白眼。

    “哈哈,大哥过瘾嘛,这个烈马般的小娘们儿,就归你了。”牛小田大笑。

    “别闹了,她到底是谁?”安悦心有余悸。

    牛小田没回答,吩咐道:“悦悦,去开门!”

    扔了椅子,安悦来到房门前,牛小田在无敌群发了条消息:“有情况,都来老大房间!”

    女将们立刻推倒麻将,操起家伙什,迅速赶来,冲进屋内。

    看到床上蜷缩的张梨,大家立刻就明白了。

    “一看你就不是好人!”尚奇秀柳眉倒竖,上前一脚横扫,就把张梨从床上,踢飞到不远处的沙发上。

    “秀,你咋认识她?”春风不解。

    “吃饭的时候见过,看她不顺眼!”

    “搜身!”牛小田下令。

    女将们立刻一拥而上,从张梨身上,翻出了一堆东西,扔在茶几上。

    口红、眼影、唇膏、润肤露等化妆品。

    卫生用品小雨衣、一次性湿巾。

    一小瓶白色药粉、锋利的发簪、还有手机、数据线和充电宝。

    “悦悦,回去睡觉吧!”牛小田抬抬手。

    “你们……”安悦迟疑。

    “别管了,我会处理好的。对了,别管听到什么动静,都不要出来,更不要开门。”牛小田认真地叮嘱。

    “可是……”

    “大哥放心!”

    轻轻摇头,安悦还是回了对面的房间。

    关上门,点起烟,牛小田慢悠悠来到茶几旁坐下,首先拿起那瓶药粉,打开橡胶瓶塞。

    尚奇秀看见了白狐的虚影,就环绕在小药瓶的附近,心头一喜。

    美狐仙也跟来了,这才是老大的贴身保镖。

    “老大,不用怀疑,这玩意有毒性。一旦吸入,能让人骨酥筋软,口角流涎,意识模糊,估计一刻钟,药性就能挥发干净,检查不出来的。”白狐做出判断。

    “好狠毒,杀人于无形。”牛小田上火了。

    “这娘们儿,明显小瞧了老大对美色的抵抗力,才会轻易地栽了。”白狐幸灾乐祸。

    “也幸好本老大身边都是女子,而她这种魅功,专门针对男人。”

    “她虽然修炼了很久,但内功不够扎实,急于应用,不堪一击。”

    白狐做出中肯的点评,不懂内外兼修,到头一场空。

    将小药瓶盖上,牛小田跷起二郎腿,冷声道:“张梨,爬过来!”

    哪敢不听,浑身是伤的张梨,颤抖着爬了过来,跟着就磕头,声泪俱下:“最近手头紧,我只想通过服务赚点钱,还请饶了这一次。”

    也是个戏精,到了这步田地,还想蒙混过关。

    “哼,别他娘演戏了,老实交代,谁安排你来杀本老大的?”牛小田哼道。

    “没,没有!”

    “臭娘们儿,信不信打掉你满口牙,再拔了你的指甲。”春风怒骂,一脚踹在张梨的屁股上,疼得她干脆趴在地上。

    夏花跟上,捏住她红肿的脸,目光灼灼,看的正是满口牙。

    “饶命啊!”

    张梨可怜巴巴的嘟着嘴告饶,姿色全无,再也无法施展魅功。

    “给脸不要脸,那就把这瓶药给她灌下去,把窗户打开。”牛小田吩咐。

    “不……我什么都说。”

    张梨彻底慌了,她很清楚吃药后会发生什么,主动从窗口纵身跳下,狂呼乱叫,死相凄惨。

    “真贱!”尚奇秀唾弃。

    “是,我是个贱人,我该死!”张梨费力地扇了自己几个耳光。

    张梨,北春市吴家帮成员,排行老四,被称作四妹!

    这个帮派,由吴家三兄弟创建,都有名字,牛小田也记不住。

    就叫吴大、吴二、吴三吧!

    事实上,社会上也这么称呼三兄弟。

    傍晚时分,吴大突然收到一条消息。

    两亿买牛小田的命,此人入驻了北春大酒店,还提供了手机号和房间号。

    两亿!

    怎能不让人的心一动再动不停动?

    吴家帮立刻展开行动,首先便入驻酒店,派出张梨打前战,勾引牛小田,在床上找机会下毒。

    如果没有机会,那也要施展浑身解数,让牛小田在欢乐中疏于防范。

    到时候,三兄弟突然闯入,进行杀人。

    烂俗的套路啊,牛小田吐着烟圈打听,“你的魅功,跟谁学来的?”

    “一位神仙。”

    “扯淡!”

    “牛老大,我没撒谎,就是一位女神仙,那叫一个漂亮,仙气缭绕,飘在空中,嘴巴不动,就能听到动听的声音。十八岁的时候,她传授我这套功法,我把家里的泡酒的野山参,偷出来献给了她。”张梨急忙解释。

    那就是一名不安分的兽仙!

    至于是什么种类,仅凭描述,还无法判断。

    如何练习魅功,牛小田也没兴趣打听。此类邪功,一定会伤身,也不想让女将们练习,将来都变成迷人的妖精。

    “三兄弟都在酒店吗?”牛小田又问。

    “都,都在!”

    张梨不情愿地承认,出卖帮派的下场,她很清楚。即便这次被牛小田放了,也只能选择立刻跑路,永不回头。

    “还有其他人吗?”

    “没有,这种事儿,当然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手机给你,马上给他们发消息,就说你已经把我弄得五迷三道的了,非常适合下手,让他们马上来房间。”

    牛小田将手机扔给了张梨,又补充一句,“你要是敢发暗号,让他们跑了,想死都不容易。”